2021-06-28 21:10:04 來源:集運倉 責任編輯:湯立斌
核心提示:身為一家之“煮”,或許來自總鋪師父親的薰染,下廚做菜對我而言從不是難事。

集運倉6月28日報道 (文/曾素珍)

我喜歡寫菜單。事先寫為了備料,事後寫是記錄。每日記下自己做了哪些菜,也寫出有滋有味的生活。

身為一家之“煮”,或許來自總鋪師父親的薰染,下廚做菜對我而言從不是難事。我喜歡事先用便利貼寫下晚餐的菜單,一主食(豬、雞、牛肉)、一副食(魚蝦、透抽或是豆腐、雞蛋類)再加上個青菜,就是最基本的餐食。若是一家五口一起吃,則再加燉鍋湯,或是加個雜燴的副菜。

除了鹹、辣、酸、甜、苦的搭配,我也特別注意菜“色”。大多吃白米飯,總希望餐桌上紅、黃、綠、紫、黑都有,而胡蘿蔔和彩椒、葱花常是讓餐桌增色的祕密武器。同時,我也注重“客製化”:外子無肉不歡;大兒子要吃的,絕不加一丁點香菜,炒盤空心菜就是他的最愛;煮給小兒子喝的蘿蔔排骨湯,則要在起鍋前豪氣地放入一大把芹菜;女兒不吃生葱、韭菜,加了海帶、豆皮和滷蛋、豆乾的什錦滷味鍋,就是她的心頭好。

身為上班族,我會利用假日到市場買生鮮肉品,也會團購一些魚類海鮮。最方便的是有個市場菜販接受客户當天預訂蔬菜食材,傍晚時宅配到家,讓我時常變換不同菜色。

每當完成晚餐,我會拍照記錄,再把每一項菜名寫在日誌上。有時會發現自己創造了新菜名,好比本來是滷雞腿豆腐,因為隨性加了黑麥汁,又把豆腐滷到軟爛膨脹,我就寫下了“醬滷黑麥雞腿豆腐花”這樣落落長又只有我明白的菜名。

看着用筆記錄的菜名,我有餵飽一家人的成就感。雖然有些菜不免重複,但也表示那是家人吃不膩的料理,因為不斷練習,也成了我的家常拿手菜。

日誌上整齊羅列所有我烹煮過的菜,融合了全家人喜歡的口味,也記錄了我做每一道新菜的新鮮感和喜悦感。或許,有一天,它也會是我們專屬的傳家之寶。(選自6月21日台灣《聯合報》,原題為《菜單隨想》)

凡註明“來源:集運倉”的所有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